证券类投资咨询公司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游戏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因为爱情(三)
    江枫发现自己出现在金木匠家门口。

    看时间应该是秋末转冬的时候,路边的树上的叶子已经快落光了,身旁的张褚已经穿上了厚衣服,就是衣服有些脏再加上颜色比较暗淡看起来灰扑扑的。张褚站在金木匠家门口,门是关着的,让江枫觉得奇怪的地方在于张褚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紧闭的门前一动不动。

    江枫盯着张褚,他没什么表情,就站在门口盯着门,不敲门也不离去,眼神十分怪异,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在江枫的理解看来,这种情绪是悲伤。

    又不仅仅是悲伤。

    难不成金木匠出什么事了?

    可惜张褚不能给江枫回答,江枫只能站在边上静静地看着他。这时的张褚和先前砸窗框记忆中的张褚相比变化还是蛮大的,脸还是那张正气凌然,浓眉大眼的帅哥脸,气质上却截然不同。

    如果说先前的张褚还是一个青涩的少年,现在的张褚就有了几分被社会毒打的社畜的气息。倒不是说他是社畜,江枫就是觉得他应该是被社会毒打了,而且打得还挺狠,人看起来有些消沉。

    几分钟过去了,张褚还在原地站着,江枫开始朝周边溜达。他这次的活动范围不大,大概只能在以张褚为中心点的半径七米的范围内活动,刚好可以穿墙溜进金木匠家的前院和金木匠隔壁的人家的前院。

    金木匠家里似乎没有没有人,院子里一片狼藉连一块好木头都没有,全是木头渣子也刨出来的木花,乘凉的架子也不知为何倒在地上无人处理。

    金木匠隔壁的人家有人,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前院洗衣服,一边洗还一边告诫自己年幼的女儿别出门。

    “可是我刚刚看见张褚哥哥来了,我想出去找张褚哥哥玩,妈,我都好久没出门了。现在学校也不上课,我天天在家里都没事干。”小姑娘有些不乐意。

    “找什么张褚哥哥,隔壁……”中年妇女的声音骤然变小,好像在谈论一件不能声张的事情,“隔壁和现在不一样了,青青乖啊,别出去,也别去找张褚哥哥玩,咱们以后和他少接触。”

    “为什么呀?”小姑娘显得非常不乐意,“被抓走的是金伯伯和爱国哥哥,和张褚哥哥有什么关系?”

    中年妇女叹了一口气:“怎么没关系了,你,唉,反正不许出去。”

    小姑娘只得作罢:“妈妈,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他上次还和我说回来的时候给我带草原上的特产,这都快一年了他怎么还没回来?”

    中年妇女摸摸她的头,声音又小了许多:“快了,快回来了。”

    江枫好像懂了什么,正想上前一步听清这母女俩的对话,空气墙就直接朝他撞来。

    还是撞脸,狠狠地一撞撞得江枫感觉自己五官都要变形了。

    空气墙移动的速度很慢,江枫快速从地上爬起来穿墙回去跟上张褚,一边走一边揉脸。空气墙虽然不会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疼是真的疼。

    张褚走的很慢,显然是有心事正在一边走一边想事情,表情有些凝重,甚至没怎么看路一直低着头看着脚下。

    一路上江枫看到了一些人,有的人似乎认识张褚,远远地看见他就慌不择路地避开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张褚对此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可能看见了但完全没在意,他就一直这样沉默地慢吞吞地走着,一路走到了永和居门口。

    永和居门口显得十分萧条,没人,门是敞开的。隔壁的绸缎铺子大门紧闭,连招牌都是歪的。

    张褚走了进去,张经理和往常一样站在柜台后面算账,见张褚来了笑道:“小张来了呀,桂香刚才出去了你先去杂物间拿工具吧。”

    “嗯。”张褚点头。

    张经理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陪张褚一起去杂物间。

    “最近怎么样?”张经理问道。

    “还行。”张褚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小张啊。”张经理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才轻声道,“现在和原先不一样,世道变了。你要是有机会能见到你师父,你劝劝他,别那么犟也别那么轴,该服软服软,该写检查写检查,哪怕是去扫厕所也比现在这样好,别为了一张床把命丢了。”

    “你劝劝他,就算他愿意犟,爱国也……哎。”张经理只能叹气。

    两人走到了杂物间门口,张经理也走了进去,把门半掩地合上。

    张经理把张褚拽到角落里,小声道:“本来这种事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但这事瞒不住,我怕你到时候从别人嘴里听到传得离谱话到时候更难受。尹经理疯了。”

    张褚愣住了,这是江枫在进入这个记忆之后第一次见到他有如此明显的表情波动。

    “为……为什么?”

    “她女儿自杀了,就在昨天晚上,自己找了根绳子在绸缎铺里吊死了,据说还留了封遗书,但遗书已经被烧了,现在绸缎铺彻底关门了。”张经理道,摇摇头,“这小姑娘……没吃过苦,也正常。”

    “尹经理今天早上听到消息就疯了,我告诉你这个事情就是想让你去劝劝你师父,尹经理都这样了,他没必要为了一张床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

    张褚一脸苦涩:“我根本见不到他。”

    “现在我爸妈也离婚了,我没活干,也就您还敢让我上门修桌椅。北平我估计是呆不下去了,我准备下乡当知青,去南边。”

    “你想好了?”

    “想好了。”

    张经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才道:“这样也挺好的,换个地方,你是木匠,到哪儿都能混到一口饭吃。”

    “你和桂香说了吗?”

    “说了。”张褚木着脸,“我这次来就是打算和桂香分了,桂香有工作,成分好,犯不着和我在一起,我不想拖累她。她因为这事和她爸妈吵了好多次了,也该分了。”

    “你啊。”张经理还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说,“也只能这样了,桂香这孩子也倔,你找个合适的时机说。”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