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类投资咨询公司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蜀中龙庭传 > 第二十九章 与君再相逢
徐扶苏端坐高位,一袭白衣似雪,配上冷酷的面容,目光扫视过在场前来盟会的江湖人士。
庞庆以及三竹帮众人首当其冲,直面徐扶苏身上释放的气势,竟然有些让人喘不过气。
一身江湖莽夫打扮的庞庆脸色阴沉的可怕,目光徘徊在徐扶苏的身上,眼眸中除了杀意还有一丝顾忌。
徐扶苏显露的身手和前夜时遇到的那位蒙面侠客所用招式并不相似,哪怕如此,庞庆仍然是觉得这位名叫李知命的江湖游侠脱不开干系。或许该好好去查查这李知命的身份。
庞庆思虑于此,凶悍的目光瞬间变幻,他露出笑意,和善道:“李小兄弟,在座的各位都是江湖同道,今日前来也是为了探讨怎么去寻找大周皇陵的踪迹,毕竟那么大的皇陵,珍财贵宝无数,单凭你一个人也吃不下。”
庞庆一番言语大大缓和了前些时候剑拔弩张的气氛,一同前来盟会的江湖人士脸上神色也有了变化,能够让沉香阁去邀请的江湖人,或多或少都是声名在外。
庞庆将他们的心声说了出来,剩下的人自然纷纷附和。
“是呀,李兄弟,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将你知道的消息跟我等分享,事后若是在大周皇陵中得到宝物,李兄弟占大头,我等绝无怨言。”坐在角落中的一位枯瘦老头乐呵呵地看向徐扶苏说道。
既然有人开头,其余人也打开话匣子。
“是呀,李兄弟,有这等好事就不要藏着捏着了。”
徐扶苏嘴角划过一抹笑意,这些所谓的同道中人所说的话语,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若是真在皇陵中得到宝物,那就是巴不得死同道而不死贫道,届时谁都有可能捅刀子。
徐扶苏抬起头,慢悠悠地伸手从一侧端来事先泡好的清茶,吹拂过热气,轻抿一口,淡淡笑言:“知命知道如何进入皇陵。”
“什么?!”庞庆差点从位子上坐起,一脸激动且有些惊愕地看着徐扶苏:“李兄弟,你知道如何进入皇陵?”
徐扶苏缓缓点头。
有性子急的绿林好汉忙声:“那你倒是快说呀。”
在这位绿林好汉说完这句话后就后悔了,站在徐扶苏身侧的赵公明流露出一丝杀气,冷冷地盯着他。
这位绿林好汉连忙低下头,不敢再出言一句。
庞庆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虽然对徐扶苏的强势很是不满,但毕竟有求于人,这些不满都暂时收在心底。
若是有机会李知命你沦落到我的手上,我必定将你抽皮炼骨,断你命根,让你做一辈子的贱奴。
徐扶苏仅是瞄了眼庞庆,后者眼神阴冷,虽不知他思索何事,却也大概猜出会对他不利。
徐扶苏所说的能够进入大周皇陵的办法,就是想要通过太一湖的大龟,来进入大周皇陵。
寻求与这些江湖门派,散客的帮助是必须的,毕竟他对这一派并无过多了解,就连盗墓的手法也是知之甚少。
徐扶苏知道如何进入大周皇陵的消息,也是他让鱼玄机去泄露,因而聚拢江湖人士,借用他们的力量。
大周皇陵每隔五年阳春三月就会开启的消息并不是什么隐秘,但每年因此聚集而来的江湖人士却苦于无门进入大周皇陵而草草了事。
现在,李知命告诉他们能够进入大周皇陵,怎么不令人激动万分?
在场的江湖人眼眸中均露出贪婪的神色。
“那李兄弟,我等需要如何做?”坐在角落的枯瘦老头出言道。
徐扶苏沉声回应:“三日后,太一湖上各位前来,知命自然有办法带各位进去。”
枯瘦老头听闻此言,眉头微皱,却意外的没有刨根问底,既然李知命如此自信,那自然有他的依仗。
“李兄弟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先在此谢过李兄弟。”
枯瘦老人在这帮江湖人士中地位很高,名为枯牧。出身于一个小宗门,擅长锁骨神功,也凭借此功入墓盗宝,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
庞庆也知道徐扶苏不可能傻到直接将如何入墓的方法告诉他们,若真是如此,恐怕不用等三天后,今天盟会结束后就会有人想要捷足先登。
徐扶苏此举倒是给他们省了不少麻烦,免得有人贪心大起,先行入墓。对于三竹帮和庞庆来说,他们不过是一些草莽临时组成的一派势力,入墓盗穴几乎都是凭借蛮力,要是入皇陵的方法公之于众,不少有传承的门派恐怕会比他们更容易拿到皇陵中的宝物。
看来这小子还算做了件有利他的事情。
庞庆及时收回思绪,第二个表态道:“我庞庆也无异议。”
庞庆的回复在徐扶苏的意料之中,他的眼眸看向其余人。
既然江湖老辈份的枯牧以及势力最大的庞庆无异议,剩下的人也没有反对。
接下来就没有徐扶苏的事情了,沉香阁会安排好这些江湖人士的去留,也无需他过多担心。
临行前,庞庆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徐扶苏回之一笑,并未多言。
而那位枯牧老人则是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去,听鱼玄机所言,这老人生性孤僻,不喜居于酒楼之中。
次日,徐扶苏和赵公明两人由暗门踏出沉香阁,确定没有三竹帮的人跟随后,两人才收起警惕。
徐扶苏此行,是要去见见有过问拳之谊的韦氺。
路转角处,一个乞丐突然冒出。照实吓到楚灵,乞丐穿得破破烂烂,脸上黑油油的,跟抹了煤炭一样,甚至还有一坨鼻屎粘在他鼻孔上。
乞丐憨笑:“公子,看你器宇不凡,听老者几言如何。”
虽然乞丐浑身脏兮兮的,散发不知名的恶臭,但直觉告诉徐扶苏,这个乞丐不简单!
“乞丐我见公子你怕有大劫,所以老头我送你一道灵符。”说着,乞丐从破洞口袋中拿出一张黑色的符。
“为什么送我这个?”徐扶苏邹起眉头,并没有伸手去接,总不能因为器宇不凡而送他东西。
乞丐开怀一笑:“就当老头子买你的人情吧,与君相逢就是缘,结个善缘。这场劫,不仅仅关乎你,还关系很多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