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类投资咨询公司

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直播凡人修仙传 > 海外散修厉飞雨之二
    不多时,房门“吱”的一声打开。店小二熊大有端着一碗龙须面走了进来,将托盘放下,扶着厉飞雨半坐在床上,笑着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别小看这清汤面,有沙老板那一锭银子往母夜叉手里一递,这老娘们儿高兴坏了!在后厨吩咐了————清汤,一碗只煮半两的龙须面,用灶上煨的老鸡汤勾汁儿,不能咸了也不能淡了,每半个时辰煮一碗。等大夫给你瞧过了,店里的肉食菜蔬管够!沙老板刚才在大堂里可说了,只要伺候好了你,除了柜上的开销翻倍,额外每个跑堂的每天再给二钱的赏银!嘿,这次母夜叉可转了性儿似的,安排我们跑堂的几个人,轮番来伺候你,说是‘瞧小兄弟出门不易又遭匪又挨饿的,我这心软的不行。’我呸,还不是惦记着哥儿几个的赏银。”

    ?????边说着,熊大有边将清汤面喂着厉飞雨一口口的吃完。

    ?????放下空碗,把枕头垫到后头又扶着厉飞雨半躺着下,说了句:“你这刚吃完,别急着躺,沙老板让人请大夫去了,没多远,估计一会儿就到。”

    ?????厉飞雨看着熊大有忙前忙后的折腾,眯着眼,歪着脑袋问到:“你们老板娘倒是个‘妙人’,只是那两河商盟在越国虽也有所耳闻,但绝不是元武国数一数二的大字号,怎会这沙老板行事如此阔绰,看样子其他商盟的人还是给他几分面子的。这又是何故?”

    ????“你说沙老板?”熊大有收拾了碗筷,一脸羡艳的说道:“两河商盟也是最近一年多才在元武国做大的,也不知怎么就起来了,平日里货物往来,都有各个分号自行打理往来,每个分号有一个掌柜的把总,沙老板的分号以前不怎么往越国往来,这次带着大批的货物驻在临江镇足足两三个月,谁也不知道弄的什么营生,说是药材,但从未有人见他们下去收过货卖过货,光随从护车的伙计就有百十号,这吃穿用度人吃马嚼的开支颇巨,可人家沙老板、沙掌柜的悠闲的很,一点都不着急。”说完,熊大有伸出大拇指比划了一下。

    ?????“人家是真的财大气粗!”

    ??????厉飞雨听着熊大有连比划带说的絮叨,歪着身子伸手从怀里掏出一角碎银。

    ????“这几日光顾风餐露宿奔命了,也没个人说话,刚精神好点,这会儿又有些乏了,兄弟费心,帮我置办身干净的衣裳来,不用多好的料子,合身就行。我想再休息一会儿缓缓,有劳了。”

    ?????熊大有接过银子,一把攥在手里:“好说!老兄只管歇着将养身体,外头问起来,我只说你还在修养睡着,保准不让人来打扰。衣服置办好了我给您送进来,您先歇着。”

    ?????说完,熊大有带着托盘等物退出房间,顺手将房门带上关好,这才离开。

    ??????厉飞雨望着床头的木雕走了片刻的神,喃喃说了句:“此地不可久留,得尽快把东西带回去才行。”

    ?????正失神间,一个声音突兀的在房间中响起。

    ?????“嘿嘿,你倒是聪明。竟然可以蝉脱壳逃离出来。”

    ??????话音刚落,客房里腾出一团水汽,逐渐汇聚成了一个人形,白光微闪几下,一个身穿绣着水波纹白色袍服,手持折扇的男子出现在了当地,只是脸上被一层若有若无仿似水波样的淡淡白光罩着,却看不真切。

    ?????厉飞雨按下内心的震惊,“修仙者”三个字瞬间出现在其脑海中。强稳着心神,面无表情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状况。不由得想起了数年前七玄门的那一幕,只是,这次的修仙者看起来比那个二愣子黑货强很多,至少出场的方式很飘逸。

    ?????

    ?????“你是修仙者?”

    “难怪你能跑出来。果然不简单,居然知道修仙者。”白衣男子语气中仿佛带着一丝诧异,接着沉声说道:“你之前见过修仙者?”

    ?????厉飞雨咳了数下,喘着气轻声说:“仙长是得道高人,自是世间难得一见,我也只是听过,今日之前,却是从未见过。”

    ?????白衣男子微微点头:“嗯,既然这样,那就更无所谓了,我还是送你提前上路的好。”

    ?????“仙长为何平白就要取人性命?据我所知,修仙者是不能滥杀凡人的。”

    ?????“嘿嘿,还说没有见过修仙者,你都知道些什么,还是全说出来的好,也许我心情好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

    ?????“就算我说出来,恐怕仍是难逃一死吧?”

    ?????“那要看你说的话能不能让我高兴了。”

    ?????“哼,能死在修仙者手里,厉某还真是荣幸!”

    ?????“看来,你是什么也不打算说了,也罢,你可以去死了。”说完,白衣人左手一抬,一团白蒙蒙灵光闪现,随之空气也跟着凝结,数息不到这个房间便冷如同冰窖一般。

    ?????白衣人作势正欲将手中的白色灵光挥出,意外突现!

    ?????白衣人胸口红光一闪,紧接着一朵血花绽放,其手上的白光也迅速暗淡下去,紧接着整个人向后倒去。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厉飞雨感受着房间内的寒气一点点消散,看着倒地的白衣人笼罩在脸上的光晕也已散去,圆睁着两只眼睛,仿佛不相信自己就如此这般简单陨落。

    ?????“真是个蠢物!郝师叔不知怎么会派你这么个废物下山执行任务。啧啧啧,不枉我高价买了这红息针,果然妙用,否则就算偷袭也不会如此轻松得手。”房门未开,只见一个穿着黄色服饰的方脸中年男子从门外“穿”了进来,手上一团红光跳跃着,细看之下,能看出是一枚如绣花针般的细长之物在其手掌上方游走不定。

    一连见到两名修仙者,看样子竟还是同门自残。

    ?????中年男子看也不看厉飞雨一眼,自顾自的蹲下身子在白衣人身上搜罗了一阵,手里多了两个小布袋样的东西。

    ?????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只见地上瞬间多了两堆东西,一堆看起来像晶石一般,足有数百枚之多,另一堆则是杂七杂八的,有一些瓶瓶罐罐,也有各色像野兽的骨头、皮毛类的东西,还有一些如同铜铁般矿石的东西。

    ?????中年男子咧着嘴笑道:“郝师叔还真是偏爱这废物,身上居然带了这么多资源!幸亏我悄悄跟了来,否则下次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说罢,拨弄着被其称之为“储物袋”的东西,地上的两堆东西就瞬间消失不见了。

    ?????厉飞雨盯着眼前的一切,饶是极其淡定,也不禁暗暗心惊。

    看来传闻中的修仙界也和世俗江湖一样,充满了尔虞我诈,明抢暗夺,看眼前的样子,仿佛更甚于世俗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