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类投资咨询公司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剑仙大佬在末世 > 第八十章 计划【中】
    “呃,不是吗?”

    雷子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能明白苏茗话里的意思。

    “我可没有那么无聊的恶趣味,之所以揍他们,主要是借着揍人的机会,用灵力刺激一下他们的穴道,帮助他们稍微疏通一下经脉,这样能让他们明天更快的感受到气感,加快内功入门的步伐!”

    苏茗轻哼一声,这才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她又不是闲着没事做了,非要去把所有人都揍上一遍,还跟个强迫症患者一样,每个都揍上五分钟。

    之所以那么做,只不过是在找个借口帮他们疏通一下经络罢了,沈逸等人毕竟年纪大了,早就过了内功入门的最好时间,再加上常年的军队生涯,体内留下了很多的暗伤,经脉都已经要彻底的僵化,被堵死了。

    她今天如果不出手帮助这些人疏通一下经脉的话,就算是有武功秘籍让他们修炼,估计他们想入门也得花费一段很长的时间。

    而在她帮助这些人疏通了经脉之后,明天再让他们正式开始修炼内力,到时候沈逸等人也就可以更快的感受到气感,从而正式踏上修炼内功的道路了。

    “诶?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洗髓伐脉吗?”

    林雨凉眼睛一亮,很是好奇的问道。

    疏通经脉啊,这不就是小说里写的洗髓伐脉嘛,通常来讲,洗髓伐脉之后,被洗髓伐脉的那个人可是能够脱胎换骨的。

    “算不上,我这只不过是用灵力刺激他们的穴道,将他们体内堵塞的经脉疏通了些许,这样可以更快的感受到气感,从而踏入武者的大门!”

    苏茗摇了摇头,给林雨凉几人解释了一下。

    “真正的洗髓伐脉可是很麻烦的,要么有修为高超者以自身灵力帮你强行排出体内杂质,要么就是有什么特殊的功法或者法术帮你排出体内杂质,亦或者是服用洗髓丹来排出体内杂质,还有就是自身修为提升时,体内的杂质也会自然而然的被排出体外,我白天做的那点儿小手脚,可算不上洗髓伐脉!”

    “这样啊!”

    雷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却是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话说,老大你想帮他们疏通经脉的话,可以直接说吧?为什么非要用揍人来遮掩?!”

    “这个,咳,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

    苏茗眼神飘忽,语焉不详的解释了一句。

    她能说她就是纯粹想揍沈逸等人一顿吗?疏通经脉什么的,其实只不过是附带的罢了。

    “噢,懂了……”

    看着苏茗那飘忽的眼神,雷子顿时恍然大悟,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

    说白了,疏通经脉才是遮掩,揍人才是真实目的吧?!

    “你一个小孩子,懂个锤子啊!”

    苏茗扭头给了雷子一记死亡凝视,眼神中隐隐带着一丝威胁。

    “……”

    雷子很懂事的选择了闭嘴,低着头走在一边,一言不发。

    当然了,雷子现在心里还是挺郁闷的,不是因为被苏茗威胁了,而是被苏茗的那句小孩子给刺激到了。

    虽然以苏茗那几百岁的年龄来看,叫他小孩子是没什么毛病的,但是,以苏茗现在的这个外表,再叫他小孩子就真的是很违和了。

    单看两人的外表,感觉他比苏茗还要大几岁呢,谁能想得到,这个看起来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女孩,实际上根本就是个活了数百年的修真者呢?!

    第二天,沈逸等人一大早就来到了昨天的集合点,等着苏茗的到来。

    “沈哥,你身上现在还疼吗?”

    等待的过程中,林清书小声的对着身边的沈逸问道。

    “怎么了?”

    沈逸挑了挑眉,想到了自己身上这有些诡异的情况,心底顿时有了一个猜测。

    “我跟你讲,沈哥,昨天被揍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像是在钉床上滚过一遍一样,刺疼的厉害,但是,到了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我身上居然没一点疼的感觉了,反而还有一种特别轻松的感觉!”

    林清书心里很是不解,按照正常来讲,他昨天被打的那么疼,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应该会很难受才对,可结果呢,早上起床的时候,不但身上不疼了,甚至还觉得特别的舒坦。

    而且……

    “还有就是我昨天回到宿舍之后准备让同宿舍的几个帮我用药水揉一下被打伤的部位,可是,白天被打了最多次的我,身上居然找不到任何的淤青存在,你说奇怪不?”

    “一点都不奇怪!”

    沈逸看了林清书一眼,说道:“不仅仅是你一个人,我也是这样的情况,昨天挨揍,今天早上身体一反常态的舒坦,被揍的地方也同样找不到伤痕的存在……”

    “看来,我们这个苏教官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而且昨天她对我们动手的原因,也很可能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揍我们!”

    沈逸的眼睛深处划过一抹沉思,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昨天没反应过来,但是到了现在,他也算是有些明白了,昨天那顿揍,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儿。

    “苏教官的确是挺厉害的,不过说到这个是不是故意揍我们的事情……”

    林清书挠了挠头,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苏教官昨天下手的力度,完全看不出来她不是故意的啊!”

    回想起昨天被打的感觉,林清书顿时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也不知道苏教官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当时的那感觉简直是疼的要命啊。

    “都在讨论什么呢?有没有兴趣让我也加入你们的讨论组啊?”

    沈逸和林清书正在小声的谈论着,苏茗的声音就突然响了起来,吓得两人脸色一变,连忙闭上嘴,身体笔直的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就好像刚才聊天的人并不是他们俩一样。

    苏茗并没有去理会沈逸等人的反应,而是让秦栩他们把手里的雨布还有空心钢管放下,然后和几人一起搭建起了简陋的遮阳棚。

    看到苏茗那轻轻松松就把钢管戳进了地面的力量,沈逸等人的右眼皮都是控制不住的跳了起来。

    这种力气,昨天打他们的时候要是使用的话,恐怕他们就得全部交代在这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