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类投资咨询公司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男人三十 > 第七十二章 解不开的心结
“嗯。”我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之前岳母和张军他们上门和我吵架,早就已经撕破脸了,而现在他们虽然道歉,但是我们之间早就有了隔阂,又怎么可能轻易去弥补。
就好像看出来我心情并不是怎么好,开饭的时候,张军还主动给我倒酒。
“姐夫,你看姐姐坐了一桌子的菜,这还是你最喜欢喝的国窖,要不趁着现在,多喝几杯?你看我爸也很久没有和你喝酒了。”张军淡笑开口。
“是呀小陈,今天我们爷俩喝几杯?”岳父笑道。
“我现在在养伤,医生说我不能喝酒,不然伤口会痒,可能还会再次发炎。”我尴尬一笑,回绝一句。
我可没什么闲情逸致喝酒,至于医生说的话,当然是幌子。
“小陈,这难得的,就喝几杯呗。”岳母也是说道。
“是呀姐夫,难得的嘛。”王霞说着话,对着张军打了个颜色。
“姐夫,之前是我不对,一切都在酒里了!”张军哪里不明所以,他倒了一小杯,直接一饮而尽。
“这样,我以茶代酒吧。”我笑了笑。
“好、好!”岳父忙答应。
很快,张丹帮我泡了一壶茶,给我倒了一杯。
尴尬地气氛就好像化解了,后续这张军和岳母和我碰了几杯,便开始聊起来。
老实说,张丹破天荒的做大桌子菜,让我也有些惊讶,不过看到这些娘家人一个个假惺惺的,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好心情。
这还是给脸的时候,过年那段时间,一个个看不起我,哀声抱怨,说什么张丹苦命,嫁给我这么一个赚不到钱的,甚至看我一天天在家里,说什么坐吃山空,逼不得已我才送起了外卖,希望可以缓解这家庭给我带来的压力。
而现在我突然上电视,成为家喻户晓的大英雄后,这些人立马变脸,以前的态度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开始巴结起来,要知道我可还没有赚到什么钱,就开始推波助澜,让我重新做海鲜生意,说以我现在的名气,肯定生意火爆,甚至张军和王霞这小两口还愿意给我打下手。
一个字,钱!
这些人都是为了钱,他们很想依靠我赚钱,生活可以无忧。
老实说,如果没有那一档子事,我兴许会出去借钱,拼拼凑凑再将海鲜生意开张,但是现在嘛,这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这一顿饭吃的外热内冷,皮笑肉不笑,非常不是滋味,大家好像也看出来我心情也不太好,所以吃过饭也没怎么逗留,只是说让我好好休息,便散了去。
“老公,你怎么回事呀你,爸妈难得来一次,你让他们热脸贴冷屁股是不是?我弟和弟媳都不开心了。”张丹见岳母他们离开,忙数落我一句。
“那我要怎么样,嬉皮笑脸的供着他们吗?这才几天,我被你弟打的伤都还没消呢。”我开口道。
“不是和你道歉了嘛,你干嘛那么记仇?”张丹继续道。
“我现在就想一个人静一静。”我说着话,几步走进卧室。
“陈楠,你站住!”张丹快步上前,一把拉住我。
被张丹这么一拉,我转身。
张丹气鼓鼓地看着我,她嘟了嘟嘴。
“怎么?”我问道。
“陈楠,你可真涨本事了,不就见义勇为,成了大英雄了嘛,看把你嘚瑟的!”张丹咬牙道。
“嘚瑟?我嘚瑟吗?你娘家人打我骂我,你还丢给我离婚协议书要我的房子,到底是你们嘚瑟还是我嘚瑟?”我说道。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爸妈和弟弟好声好气的过来给你赔不是,给你带了你喜欢喝的酒,还给朵朵买了那么多零食,难道他们还不够诚心吗?你为什么还要气他们?”张丹继续道。
“说起送礼我就来气,结婚到现在,哪个春节不是到你娘家过的,每年送礼起码五千块东西吧,中华烟,五粮液,***,什么都要高档货,档次低了就不开心,他们这可是第一次带着东西上门,我爸妈在农村老家,我带几瓶好酒,买点***,你就说我乱花钱,你的爸妈是爸妈,我的爸妈难道不是吗?我陈楠是野生的不成?”我双眼一瞪,将这些年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你、你!”张丹脸红脖子粗,她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我最近心情不好,不想和你吵架!”我转身对着卧室走出。
“陈楠,我以为昨晚我们和好了,想不到你还这么记仇!”张丹怒道。
砰!
我直接将房门一关,不再搭理。
这都是什么事儿,她的爸妈就是爸妈,我就必须陪着笑,我的爸妈难道就必须受这些窝囊气吗?搞的我好像是上门女婿,没有一点人权。
不,上门女婿起码也能得到尊重,我简直是围着这一家人转。
平躺在床上,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大概是我刚和张丹吵凶了,我听到了客厅一道道哭泣声。
无奈地摇了摇头,以前张丹和我闹别捏,我就想方设法的去哄她,还会答应给她买一套化妆品,或者说承诺送她一件礼物,而现在!
我走出卧室,来到了客厅的沙发前。
“你这个坏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张丹见我出来,她嘟了嘟嘴,幽怨地看向我。
“行了,桌子上的东西我来收拾。”我说着话,开始收拾餐桌。
听到我的话,张丹果然不哭了,她忙起身,擦了擦眼泪:“老公,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哪有这么快就和没事人一样,待会我要去接朵朵,你别再和我置气了,让朵朵看到不好。”
“知道了,你今天忙活了半天也累了,去休息一会吧。”我答应一声。
老实说,我也不想吵,只是这些天这些事叠加在一起,让我心烦意乱,没有了分寸,特别是现在张丹和我重归于好,娘家人的态度转变让我无法接受。
我当然希望可以重归于好,但这哪有这么快的。
“嗯嗯。”张丹重重点头,她对着卧室几步走出。
看着她走路依旧有点撇腿的样子,我眉头皱了皱,老实说,我真不明白昨晚为什么会那样,难道我已经开始报复了吗?